AZN747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6|回复: 0

倚天屠龙记(成人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9 00: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话说元朝末年,武林中的天鹰教夺得屠龙宝刀,于是便在一小岛上开扬刀大 会,扬刀大会由天鹰教教主女儿殷素素住持,旨在收伏武林中的一些小帮派。武 当派张翠山张五侠也悄然来到扬刀大会,想要查探其二师哥受伤的事。 不料,武林中的金毛狮王谢逊想要夺得宝刀,于是便来到扬刀大会,夺刀杀 人,除了殷素素和张翠山外,其它在场的人全被杀死。 谢逊带着两人,一起漂流到海外,准备到北海上的一个荒芜的小岛上。船走 了近半年,中途,俩人想要逃走,与是便使出暗计,殷素素用毒针将谢逊眼睛弄 瞎。两人准备逃走,但风浪把船弄翻,他们只好抓住船甲木板,漂流到一个荒芜 人烟的小岛上。 两人上了岸,发现这个小岛远离中原,无人居住,而且天气奇寒。于是两人 首先找到一个废弃的山洞,再找了些柴火,生了一堆火。两人围坐在火堆旁,都 意识到一时半会是回不去了,船早就被打倒大海里去了,再说就算有船了,一路 上起码要走半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不测。 张翠山和殷素素两人,一个二十出头,一个十七、八岁,一个英俊少年,一 个俊俏少女,两人早已相识,彼此都有爱慕之心,只是两人门派一正一邪,怕引 人非议,所以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尤其是张翠山。这半年来两人朝夕相处,彼此 的好感又加深一层。此时此刻,张翠山看着殷素素,发现她越发的美丽,不禁有 想要和她亲热的冲动。而殷素素少女怀春,被张翠山看得,此时的脸早已绯红, 将头低了下去。 张翠山心想:此荒岛远离中土,有无人烟,不知今生能否归返,不如在这里 先和她做一对野鸳鸯,也无疑不是一件好事。 于是,张翠山便上前将殷素素搂在了怀中,对其表示爱慕之心。殷素素此时 心跳的怦怦的,十分惊喜,害羞得将头埋在张翠山的怀里,娇声地叫了声:“五 哥!” 张翠山被她叫的心里软绵绵的,一把将殷素素的头捧起,将嘴唇深深的印在 素素的樱唇上。他将舌头伸了进去,轻轻的挑开她的牙齿,将舌头和她的缠绕在 一起,深情而贪婪地吻着。 一吻过后,深藏在张翠山心中的原始欲火被点燃,他将殷素素压倒地上,将 她的衣物一件件地扒开。 终于,殷素素浑身上下只剩一件红色的肚兜和白色的底裤。他一把将肚兜扯 开,殷素素的一对浑圆丰满的玉乳便暴露在张翠山眼前,一得到解放的处女嫩乳 和内中的果实微微颤动着,发出异常的光芒。张翠山在武当山二十来年哪里见过 如此的尤物,看的眼睛都快跳出来了。殷素素害羞的连忙用手遮住,张翠山用力 将她的双手拿开,一手抓住一个雪白的玉乳,用力地在手中揉捏。 殷素素已被玩弄得娇喘吁吁,不断地向张翠山求饶。张翠山此刻哪顾得上这 些,不但继续用力揉捏,而且还伸嘴去吮吸那一对娇乳,用牙齿不断地咬着那两 粒可爱的粉色rǔ头,湿滑的舌头滑过凸起的rǔ头。殷素素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上 挺着,让张翠山把整个乳峰都含在嘴里,让整个胸部都站满他的唾液。 张翠山突然把乳房吐出来,又腾出了一只手,顺着殷素素的玉体下移,伸向 殷素素的底裤之中,一把便摸到她那毛茸茸的下体,那里已经十分的湿润,泊泊 之yín水不断从肉缝中流出,弄湿了乌黑光亮的阴毛。他十分高兴,连忙将殷素素 的底裤也扯开,两手分开她的大腿,两只手分开她那娇嫩的花蕊,粉色的嫩肉中 间有一粒耀眼的肉珠。随着手指的移动,分开了殷素素粉红的紧合的花瓣,张翠 山可以清楚的看到,已经动情膨胀起来的yīn蒂在yīn唇的交界处剧烈颤抖着,花蕊 中不断的分泌出清香的处女香味。 殷素素害羞的大喊:“五哥,不要看,丢死人了!” 张翠山没有理会,而是将手指半开yīn道口的紧闭肌肉,在殷素素的呼痛声中 插入未有人到过的神圣的地方,四周都是浅浅的嫩红色,很温暖,很紧闭,前边 当然就是处女膜,真是奇妙呀! 张翠山的手指在充满yín水的yīn道中缓缓的抽送着,殷素素不自觉地挺着小屁 股上下配合着,她已经完全迷失自我,全身心的投入到极度的快感之中。 张翠山俯下身去,疯狂地吸吮着殷素素的处女aì液。少女失控的喊声,强烈 的快感冲击着她美丽却又清纯的肉体,全身泛起了一片樱红色。 张翠山已十分兴奋,他将殷素素平放到地上,用手分开她的大腿。然后脱光 了自己衣裤,掏出威猛无比的大jī巴,凑近殷素素的yīn户。殷素素在性刺激的快 感中,全身开始有节奏的颤抖,并且喘着粗气,感觉自己的xiāo穴被巨大的guī头逼 近,她有一些惊慌,甚至有些害怕,手紧紧的抓住张翠山的手,门牙用力地咬着 下唇,一双美目紧紧地合上。 guī头逼到了yīn道口,但处女的yīn道不是那样很容易就能进入的。 张翠山用自己的左手分开了小mī穴,右手握住自己的大jī巴,对准穴口然后 对殷素素说:“素素,我要插进去了,你先忍着点!” 说完便用力地顶开了紧紧的yīn道口,殷素素虽感到疼痛,但还是坚持住了, 张翠山的大guī头终于进入了殷素素的蜜洞。大jī巴无情地推进,四周的嫩肉无情 得像铜墙铁壁一样,将guī头紧紧地包着。 大jī巴继续的开山劈石,一直到处女膜前方停了下来。殷素素痛得有些不行 了,自己的xiāo穴里像被人插了根巨大的火棒,要将她撕裂似的。 “五哥,拿出去,太痛了──会裂开的!”“素素,忍住吧,第一次都这样 的。” 张翠山用力捅了进去,guī头重重地冲破少女脆弱的防卫,也撕破了她处女的 印记。鲜血像朵桃花似的飞散而出,落在guī头上带着长长的血痕,撞落在yīn道尽 头。 随着大jī巴的突进,殷素素发出了凄厉的惨叫,美丽的面庞因为痛苦而扭曲 了,眼泪从紧闭的眼眶中飞射而出。 张翠山感觉太美了,大jī巴被处女窄小地yīn道紧紧地包住,殷素素yīn道内的 剧烈颤抖,不断地抚摩着他的guī头,他的大jī巴,他的全身,甚至于他的灵魂。 张翠山开始把大jī巴抽进抽出,大jī巴蹭着受创的yīn道嫩肉,给殷素素带来 了一阵痛楚,她忍不住叫着。“痛呀,五哥──里边痛呀。” “好素素,忍着吧!”“痛,太痛了。” “素素,马上就会舒服的。”张翠山并没有停,他开始猛烈的抽插,少女的 yīn道自动地分泌aì液,润湿了受创的yīn道,减弱了她的痛楚。 渐渐的,殷素素沉浸在痛与痒的仙境中,不由得婉转娇啼,发出既痛苦又痛 快的呻吟。 “啊!好痒呀,好痛呀,好爽呀──” “插深一点──” “啊!呀!哎呀──噢!哦──” 张翠山的巨大ròu棒深深地插着,顶着殷素素的花蕊,狠狠地磨着,yín水混着 处女红一并流了出来,在地上淌着,张翠山用力地插,殷素素拼命地配合,她已 经度过了开始的痛楚,进入了快乐的境界。 看到殷素素迷离的神情和扭动的娇驱,张翠山的攻势更猛了。而殷素素也尝 到了jī巴深入yīn道的甜头,大腿紧紧地夹着张翠山,好让ròu棒更深的刺进去。 殷素素觉得yīn蒂传来一阵阵爆炸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快要化掉了,yīn道壁一 阵痉挛,大量的淫液从里边流了出来。 张翠山深入yīn道的guī头,感到一阵灼热,不又加紧抽送了两下,将一股浓浓 的jīng液射进子宫内,然后将大jī巴从xiāo穴中拔出去。 张翠山躺在殷素素身旁,低头看殷素素的yīn户,xiāo穴因长时间的抽插而不能 合拢。yín水混着jīng液向外流着,把洞口里外都打湿了,两片小嫩肉一开一合地、 像一只渴水的嘴,那颗小嫩肉颤抖着,十分诱人。黑亮的阴毛被yín水和jīng液漫过 以后,更加发亮。 此刻的殷素素初尝鱼水之欢,静静地躺在张翠山的怀里享受着片刻的温存。 而张翠山则把玩着殷素素的玉乳,不时地用手指捏着两粒可爱的粉色rǔ头。 殷素素娇羞地说:“五哥,你刚才还没有玩够呀?” 张翠山笑着反问道:“素素,你刚才被我的大jī巴插得爽不爽?” 殷素素羞的连忙把脸捂上,娇嗔道:“你真不害臊,堂堂武当张五侠,竟然 说出如此下流不堪的话,做出那样下流的事情来!” 张翠山将殷素素的手分开,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在这里,没有什 么武当派和天鹰教,没有正和邪,没有纲常礼教,只有你和我。我们想做什么就 做什么,谁也不能说三道四。我可以好好的爱你!” 殷素素面露喜色,说道:“你呀,真是油嘴滑舌。其实,还不是想要人家和 你做那事情呀!” “难道你不喜欢吗?你嘴里说不要,但最后还不是爽的死去活来的,瞧你下 边现在还湿湿的。”张翠山又去摸殷素素的湿润的yīn户。 殷素素说不过张翠山,只好又任他抚摸着。经过这一阵抚摸和调情,张翠山 的jī巴不禁又硬了起来。他便捉住自己的大jī巴凑近殷素素的嘴角。 “素素,给你尝尝大jī巴的滋味。” 殷素素被眼前这个庞然大物吓了一跳,这就是五哥的yīn茎,好粗壮呀,足足 有十七、八公分,难怪自己刚才那么疼痛。此时的yīn茎上沾满了张翠山的jīng液、 殷素素的淫液和处女血,殷素素情不自禁的伸出舌头去舔张翠山的大jī巴。哇, 这是什么滋味?有着张翠山的尿骚味混合着他的jīng液的腥味加上两人的汗水以及 殷素素的淫液和血,不禁令人作呕。但殷素素为了让张翠山高兴,仍然认真的舔 着,并且用小嘴不停地去套弄,将张翠山的大jī巴舔得干干净净。 张翠山被殷素素舔得十分舒服,不觉得yīn茎又再一次勃起,而且比上一次更 大更坚挺。于是,他又想再次插入,便将殷素素压倒在地。他用手轻轻的夹住自 己的guī头,带到殷素素的yīn道口,慢慢往ròu洞里塞。张翠山感觉到从guī头一直到 yáng具的根部慢慢的被她湿热的xiāo穴紧紧含住。 殷素素满足的叹了一口气,张翠山改变战术,要在短时间内再次把她彻底征 服。他把yáng具抽出到只剩guī头还留在里面,,然后一次尽根冲入,这种方式就是 所谓的“蛮干”,他开始用力的抽送,每次都到底,她简直快疯狂了,一头秀发 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的满脸,两手把草地抓的乱七八糟。 他每插入一次,她就轻喊一声:“啊──啊──啊──啊──”殷素素悦耳 的叫声让张翠山忍不住要shè精了,干得她忍不住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唔──唔 ──唔──”。她的下体配合着节奏微微上挺,顶得她舒服的不得了。看到如此 沉浸的殷素素,张翠山猛力又抽插了十来下,终于要将shè精了。 “啊──素素──啊──我──我不行了──”一股酸麻的强烈快感直冲张 翠山的下腹,滚烫的jīng液就射进了殷素素的体内。她已无法动弹,额头和身体都 冒着微汗,阴部一片湿润,她的yín水混合着一些流出的jīng液,构成一幅动人的山 水画。张翠山终于忍不住,瘫倒在殷素素的身上,殷素素被干得也浑身酥软,两 人双双赤裸裸的搂住,天当被,地当床,甜蜜的入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殷素素被冻醒了,她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张翠山,心里十分 甜蜜,心想:自己以后几就可以这样天天和五哥在一起了,不用再管什么江湖恩 怨,也不用理睬什么正邪两道,在这里,只有她和五哥,自己再为五哥生个小宝 宝,一家人快乐的呆在一起,那种感觉真好。 殷素素想起从此要和他在这岛上长相守,岁月无尽,以迄老死,心中又是 欢喜,又是凄凉。她又仔细的看着张翠山,看着他赤裸的身体,不禁又有些害羞 了,想到刚才和五哥云雨作乐时的情景,真是好丢脸呀!再看看五哥的yīn茎,此 时已疲软下来,丝毫没有刚才的威风,想刚才,自己被五哥的大jī巴干得要死要 活了,他的jī巴可真厉害呀! 张翠山也醒了,看着娇媚十足的殷素素,心里感慨万分:怀中的美人已经被 自己彻底拥有了,自己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对她。想到这里,便对殷素素说:“素 素,我们结婚吧!就在这里,天地为媒,现在就拜堂吧!”殷素素有点害羞得说 道:“哪有人先洞房,后拜堂的呀!” 张翠山笑着为殷素素和自己穿好衣服,说道:“哪我们就作第一对吧!”当 下两人一起在冰山之上跪下。张翠山朗声道:“皇天在上,弟子张翠山今日和殷 素素结为夫妇,祸福与共,始终不负。” 殷素素虔心祷祝:“老天爷保佑,愿我们二人生生世世,永为夫妇。”她顿 了一顿,又道:“日后若得重回中原,小女子洗心革面,痛改前非,随我夫君行 善,决不敢再杀一人。若违此誓,天人共弃。” 张翠山大喜,没想到她竟会发此誓言,当即伸臂抱住了她,两人心中暖烘烘 的如沐春风。当晚山洞之中,花香流动,火光映壁。两人结成夫妻,这里也有几 分有洞房春暖之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ZN747

GMT-5, 2019-5-19 12:36 , Processed in 0.06568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