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N747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15|回复: 2

[NewYork]「寧死也不要被抓」 揭色情按摩華女跳樓血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8 07:0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his is NYC news, may belong to News section.
But as I want to say something about it, not sure if it is allowed.  So here it is.

The stupid US LE does all these crazy thing that does not really benefit no one, victim-less crime.
Unlike Canadian with English or other places mentality, if no victim, no waste of law enforcement resources, both police, judicial, prison system involved.  Only drug, human trafficking and underage issue will attract Canadian LE attention.  There is need for men and there is need for women.  Even China with the imbalance of men and women and lots of migrant workers in the cities, as long as the illegal sex scene is under the radar (unlike DonQuan scene till 2014) and tolerated, against the Communist policy.
This mm seemed to have the thought of paying back to her parents to sacrifice anything to do that.
I can appreciate that.  Like some mm did it to pay for family member medical bills or support them to go to college.   But if there is no end at the end of tunnel is really depressing to anyone, even a regular boring job.  Think Apple factory suicides before.   Life is hard, but US LE makes it harder.
And then they have all these gun purchases etc to let people kill each other.  Dumb I must say.

Anyway, here is the sad new, bless her soul, RIP.

「寧死也不要被抓」 揭色情按摩華女跳樓血淚
記者朱澤人/紐約報導 2017年12月03日 12:50
23932
人氣
小 中 大  
宋揚在微信的圖片。(友人提供)
宋揚在微信的圖片。(友人提供)
宋揚工作房間的內門鎖被砸爛,只能用外門加鎖鏈拴起。(記者朱澤人/攝影)
宋揚工作房間的內門鎖被砸爛,只能用外門加鎖鏈拴起。(記者朱澤人/攝影)
法拉盛40路中餐館「新十里香」門口旁,經常站著位皮膚白皙、長髮大眼的華裔色情按摩女Cici,今年38歲仍顯年輕,同行皆說:「40路就Cici生意最好。」然而,多名知情者指出,她三次被捕飽受精神摧殘、屢遭不良少年欺侮,甚至被便衣警察企圖強暴,仍無法脫離色情業的深淵。終於11月25日第四次被捕之際,從四樓陽台一躍而下,了結生命。

獲塞班勞工簽證來美

Cici本名為宋揚,1979年生於遼寧省,2011年取得美屬地塞班島(Saipan)勞工簽證,算是踏上了美國土地,於塞班島一家酒店做工。由於勞工簽證有效期僅一個月,她找到公民結婚,迅速在簽證到期前申請綠卡,並於2013年拿到兩年臨時綠卡。

根據皇后區刑事法院資料,宋揚有三次被捕紀錄,前兩次皆認罪,已結案不對外公開。宋揚聘請的移民律師陳明利表示,這名東北女子在2014年7月賣淫被捕,擔憂前科影響申請永久綠卡受阻,去年8月上門求助。

「她曾說,被警察抓是很讓人羞恥的事、沒臉見人。」陳明利表示,宋揚對被捕感到羞辱,曾諮詢如何打消案件,因律師費沒談攏而作罷。

至於她與先生婚姻的真實性,陳明利表示應是真的,但去年陪著她與先生到曼哈頓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USCIS)辦事處,接受轉換永久綠卡I-751的申請面試,「當時丈夫的回答似乎讓移民官不是很滿意,至今永久綠卡都沒下文」。

便衣警要挾性服務

陳明利說,今年4、5月之間,宋揚曾表示,有光頭便衣警察上門,亮出配槍與警徽,揚言若不提供性服務就立即逮捕。她決定向警方報案,指控該便衣警察企圖強暴她。「宋揚說她在警局的列隊指認(Lineup),一眼就認出那名便衣警察,當時警方也表示會懲處該警員,不過她很擔心對方報復,懷疑自己成了警察選擇性執法對象。」

40路的色情按摩女除了不時被警察逮捕,更有一群惡少欺侮她們。法拉盛守望互助隊隊長朱立創表示,今年7月21日,三名按摩女投訴遭一群非裔青少年攻擊,對方不是潑水、推人,就是闖入店裡抓走現金與手機就跑。他下午3時到樓下,剛好目睹一名按摩女被13歲非裔少女推倒,膝蓋和手肘都破皮流血。

「當時40路的按摩女全部都圍過來,裡面就有宋揚。」朱立創說,這些按摩女都異口同聲說遭惡少當街羞辱,警察隨即逮捕推倒人的少女,讓這些生活底層的女子有好一陣子感到受警方保護。不過,掃黃行動也未曾停歇。

宋揚第三次被捕是今年9月27日下午6時27分,地點即是平日接客的40路135-32號。在檢方的刑事指控文件中,她涉嫌提供性服務給臥底警員,收費70元,當場被捕。

林小姐(化名)目睹9月27日警方掃黃,她指出,當天宋揚準備把客人帶上四樓時,可能在樓梯間查覺對方是便衣警察,馬上衝入公寓鍋爐房,向管理員大喊「把門關上」。當時管理員還說:「要關門妳自己關。」此時警察已一腳伸進房內,不讓她關起門,隨即多名警察前來支援,硬是把宋揚抬走、移送法辦。

躲在社會暗角討生活

「雖然無照按摩或涉嫌賣淫,關押24小時以內就放出,但她說寧肯去死也不要再被抓。」林小姐表示,宋揚說自己曾做過護理,由於有前科紀錄,遭護理公司開除,不知道能做什麼維生,只好繼續在社會暗角討生活。即便第三次被捕,她獲釋後又立即重操舊業。

11月25日是宋揚第四次被捕,她從四樓高陽台一躍而下,先撞上「新十里香」招牌,彈開再墜地,頭部與身體都撞擊地面。目擊者拍的視頻顯示,宋揚側臥在地,還略抬起頭。她在警察協助下送醫,隔天不治身亡。

2日是宋揚的頭七,林小姐回到事發現場,指出宋揚生前接客房間的內門鎖被敲壞,無法關起,只能拉上外門以鎖鏈拴起。「事發當時警察可能被鎖在門外,猛踹房門,她一時著急就跳樓。」

她說,當初宋揚若是放棄舊業,選個錢少一點的職業,可能也不會跳樓身亡。如今外界似乎毫不關注這群底層女子的悲慘生活,「被警察抓也不該這麼想不開跳樓,可憐呀」。

相關新聞
「寧死也不願再被抓」 法拉盛按摩女跳樓亡
法拉盛掃黃 突襲按摩院 華女躲警墜樓亡
掃黃逼死人 婦團籲警放過按摩女

宋揚在微信的圖片。(友人提供)
宋揚在微信的圖片。(友人提供)
宋揚跳樓地點,就在新十里香四樓陽台(圖左側)。(記者朱澤人/攝影)
宋揚跳樓地點,就在新十里香四樓陽台(圖左側)。(記者朱澤人/攝影)


「寧死也不要被抓」 揭色情按摩華女跳樓血淚
記者朱澤人/紐約報導 2017年12月03日 12:50
23932
人氣
小 中 大  
宋揚在微信的圖片。(友人提供)
宋揚在微信的圖片。(友人提供)
宋揚工作房間的內門鎖被砸爛,只能用外門加鎖鏈拴起。(記者朱澤人/攝影)
宋揚工作房間的內門鎖被砸爛,只能用外門加鎖鏈拴起。(記者朱澤人/攝影)
法拉盛40路中餐館「新十里香」門口旁,經常站著位皮膚白皙、長髮大眼的華裔色情按摩女Cici,今年38歲仍顯年輕,同行皆說:「40路就Cici生意最好。」然而,多名知情者指出,她三次被捕飽受精神摧殘、屢遭不良少年欺侮,甚至被便衣警察企圖強暴,仍無法脫離色情業的深淵。終於11月25日第四次被捕之際,從四樓陽台一躍而下,了結生命。

獲塞班勞工簽證來美

Cici本名為宋揚,1979年生於遼寧省,2011年取得美屬地塞班島(Saipan)勞工簽證,算是踏上了美國土地,於塞班島一家酒店做工。由於勞工簽證有效期僅一個月,她找到公民結婚,迅速在簽證到期前申請綠卡,並於2013年拿到兩年臨時綠卡。

根據皇后區刑事法院資料,宋揚有三次被捕紀錄,前兩次皆認罪,已結案不對外公開。宋揚聘請的移民律師陳明利表示,這名東北女子在2014年7月賣淫被捕,擔憂前科影響申請永久綠卡受阻,去年8月上門求助。

「她曾說,被警察抓是很讓人羞恥的事、沒臉見人。」陳明利表示,宋揚對被捕感到羞辱,曾諮詢如何打消案件,因律師費沒談攏而作罷。

至於她與先生婚姻的真實性,陳明利表示應是真的,但去年陪著她與先生到曼哈頓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USCIS)辦事處,接受轉換永久綠卡I-751的申請面試,「當時丈夫的回答似乎讓移民官不是很滿意,至今永久綠卡都沒下文」。

便衣警要挾性服務

陳明利說,今年4、5月之間,宋揚曾表示,有光頭便衣警察上門,亮出配槍與警徽,揚言若不提供性服務就立即逮捕。她決定向警方報案,指控該便衣警察企圖強暴她。「宋揚說她在警局的列隊指認(Lineup),一眼就認出那名便衣警察,當時警方也表示會懲處該警員,不過她很擔心對方報復,懷疑自己成了警察選擇性執法對象。」

40路的色情按摩女除了不時被警察逮捕,更有一群惡少欺侮她們。法拉盛守望互助隊隊長朱立創表示,今年7月21日,三名按摩女投訴遭一群非裔青少年攻擊,對方不是潑水、推人,就是闖入店裡抓走現金與手機就跑。他下午3時到樓下,剛好目睹一名按摩女被13歲非裔少女推倒,膝蓋和手肘都破皮流血。

「當時40路的按摩女全部都圍過來,裡面就有宋揚。」朱立創說,這些按摩女都異口同聲說遭惡少當街羞辱,警察隨即逮捕推倒人的少女,讓這些生活底層的女子有好一陣子感到受警方保護。不過,掃黃行動也未曾停歇。

宋揚第三次被捕是今年9月27日下午6時27分,地點即是平日接客的40路135-32號。在檢方的刑事指控文件中,她涉嫌提供性服務給臥底警員,收費70元,當場被捕。

林小姐(化名)目睹9月27日警方掃黃,她指出,當天宋揚準備把客人帶上四樓時,可能在樓梯間查覺對方是便衣警察,馬上衝入公寓鍋爐房,向管理員大喊「把門關上」。當時管理員還說:「要關門妳自己關。」此時警察已一腳伸進房內,不讓她關起門,隨即多名警察前來支援,硬是把宋揚抬走、移送法辦。

躲在社會暗角討生活

「雖然無照按摩或涉嫌賣淫,關押24小時以內就放出,但她說寧肯去死也不要再被抓。」林小姐表示,宋揚說自己曾做過護理,由於有前科紀錄,遭護理公司開除,不知道能做什麼維生,只好繼續在社會暗角討生活。即便第三次被捕,她獲釋後又立即重操舊業。

11月25日是宋揚第四次被捕,她從四樓高陽台一躍而下,先撞上「新十里香」招牌,彈開再墜地,頭部與身體都撞擊地面。目擊者拍的視頻顯示,宋揚側臥在地,還略抬起頭。她在警察協助下送醫,隔天不治身亡。

2日是宋揚的頭七,林小姐回到事發現場,指出宋揚生前接客房間的內門鎖被敲壞,無法關起,只能拉上外門以鎖鏈拴起。「事發當時警察可能被鎖在門外,猛踹房門,她一時著急就跳樓。」

她說,當初宋揚若是放棄舊業,選個錢少一點的職業,可能也不會跳樓身亡。如今外界似乎毫不關注這群底層女子的悲慘生活,「被警察抓也不該這麼想不開跳樓,可憐呀」。

相關新聞
「寧死也不願再被抓」 法拉盛按摩女跳樓亡
法拉盛掃黃 突襲按摩院 華女躲警墜樓亡
掃黃逼死人 婦團籲警放過按摩女

宋揚在微信的圖片。(友人提供)
宋揚在微信的圖片。(友人提供)
宋揚跳樓地點,就在新十里香四樓陽台(圖左側)。(記者朱澤人/攝影)
宋揚跳樓地點,就在新十里香四樓陽台(圖左側)。(記者朱澤人/攝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8 07:07:44 | 显示全部楼层
法拉盛38歲按摩女宋揚為了躲避警方逮捕,從四樓陽台跳下墜地,隔日不治身亡。紐約勵馨婦幼關懷中心人員表示,有些移民被情勢所逼而被迫成為性工作者,警方的突擊掃黃行動只會讓移民對執法人員產生更多恐懼,難保不會再有類似的悲劇發生。

勵馨婦女事工副主任劉淑瓊指出,服務對象中,有許多是30到40歲來自中國的移民,因為語言隔閡和就業市場限制,讓不少人為了討生活而不得不成為性工作者,其中更有一些按摩女因為過去曾被家暴或是遭遇經濟困難而離開中國。

劉淑瓊說:「我們過去跟這些人聊過,有很多人都說透露寧願跳樓也不願被逮捕,但是在這些人之中,有很多都是人口販賣的受害者,我個人認為如此就將這些人定罪相當不公平。」

紐約法律援助處(Legal Aid Society)律師利萊‧拉提摩(Leigh Latimer)表示,宋揚跳樓身亡的悲劇顯示這些性工作者過去曾經與警察接觸,並且認為執法人員為了逮捕她們會做出極端的行動,彼此誤解當然會讓她們感到害怕。

拉提摩指出,今年4月以前,從事性工作而遭到逮捕的人數曾經一度降到僅有個位數,但自從5月後數字回升,今年6月法援處僅在皇后區就接獲共19名性工作者逮捕的案子。

劉淑瓊說,這起悲劇應該讓人省思,不論是因為從事性工作,或是移民身分遭到社會犯罪化後,可能產生的後果。紐約勵馨事工正極力與這些性工作者接觸,建立彼此的信任以幫助更多被迫成為性工作者的婦女,同時她也呼籲警方不應如此大規模的突襲掃黃、強力執法,否則難保不會再有第二個宋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2-8 07:34:54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意失敗 來美按摩」墜樓華女想給家人買大房子
記者牟蘭/紐約報導 2017年12月07日 06:10
19324
人氣
小 中 大  
宋揚在微信的照片。(友人提供)
宋揚在微信的照片。(友人提供)
宋揚(右)、石玉梅(中)和宋海(左)在塞班島宋揚經營的餐廳合影。(宋家人提供)
宋揚(右)、石玉梅(中)和宋海(左)在塞班島宋揚經營的餐廳合影。(宋家人提供)

影片來源:記者牟蘭(訂閱世報YouTube看更多新聞影音)

「她一直說想給我和她父親買個帶花園的大房子,我們等了五年,如今只等到了女兒的死訊;我對她虧欠。」日前因躲避警察掃黃執法而墜樓身亡的宋揚,其母石玉梅、弟弟宋海和丈夫周章6日向法拉盛守望互助隊求助,講述女兒的淒慘往事,希望給不幸喪生的她一個說法。

石玉梅6日回憶,宋揚出生在遼寧瀋陽,是家中長女;三年後弟弟宋海出生。女兒生性好強,家中經濟條件不好,八歲時就學會自己做飯,小小年紀開始做農活貼補家用,「有一次她賺了兩元人民幣,開心了很久」。不過由於在農村,中國傳統的重男輕女觀念嚴重,女兒初中畢業後說要外出打工,石玉梅和丈夫也並未阻攔,「女兒常說我偏心,她不哭鬧我們就不給她買新衣服」。

19歲的宋揚提著行李,一人前往塞班島(Saipan)工作,先後輾轉服裝廠、餐館等多個行業,六個月後就還清了家中為她出國所借的萬元債務。石玉梅表示,女兒在塞班島生活越過越好,還開了兩家越南餐館;唯一讓她有些不滿的是,女兒在2009年和大她40多歲的越南華僑周章結婚,「我一直都不太想承認他,大她那麼多,直到她(宋揚)出事,他(周章)忙前忙後才讓我改變看法」。

宋揚生意成功後,接弟弟宋海也來塞班島,宋父和宋母也常來探望。不過好景不長,2011年3月11日,日本發生「三一一大地震」,引發海嘯和福島核災事故,島上遊客人數驟降,餐廳一家家接連倒閉,宋揚和周章的兩家餐館也不能幸免。周章隨後為宋揚申請婚姻綠卡,並在2013年搬到紐約,希望重新開始新生活。

周章來美時已74歲,無法工作,靠每月1000元的低保生活,兩人在法拉盛41大道租住一處房子。周章說,作為男方,他盡量付房租和生活費,但紐約生活費高,且宋揚一心想賺錢,最終眼看妻子在附近的40路做起「一樓一鳳」的生意,上午9時出門工作,凌晨1時左右才返家,每日如此。「我肯定不想她做,也勸過很多次,但是她每次都會說『老公沒有錢啊』。」

然而宋揚卻對家人表示,她在美國做足療生意,老闆是大連人、姓李,父母雖覺工作不體面,但距離太遠,加上女兒要強,也不願過多干涉。宋母說,她能感到女兒工作辛苦,但也無能為力,直到9月一天,女兒一連五天失聯才引起她的重視。在她的再三要求下,女兒最終才通過電話和家人視頻,並指有警察搶走她的手機和錢,還要求性服務,「我問她有沒有順從,她哭著和我說,不敢不做啊」。

弟弟宋海說,警察性侵和搶劫事件從4月開始一直持續到9月,最終宋揚在友人的勸說下去報警,一眼認出曾性侵她的光頭警察,「我記得姐姐還給我發過照片,一個光頭和絡腮鬍子、凶神惡煞的人,她還高興地說壞人抓住了」。石玉梅聽聞女兒的遭遇後曾多次勸她回國,但女兒始終堅持在美國,「她說要給我們買一個帶花園的房子,讓我們養老」。

石玉梅說,家人和女兒五年沒見,等到的不是所謂的美國夢圓,而是女兒的死訊。她5日和兒子來紐約為女兒辦理後事時,經打聽才知女兒的足療生意實為賣淫,做著「掛羊頭賣狗肉」的工作。對於女兒的死因,一家人表示不滿警方處理。石玉梅說,和宋揚在一棟樓中工作的四個按摩女曾向她表示,宋揚出事當天聽到警方砸門的聲音,「我想知道女兒有沒有受傷害,才迫使她跳下去的」。

周章則說,宋揚墜樓時他在加州,警方翌日才通知死訊,質疑警方為何遲遲才通知自己。宋家人說,宋揚的遺體已被解剖,提取DNA樣本,存放在紐約長老會皇后醫院,不對家人公開。但家人說,從醫院提供的照片中可看到宋揚臉部瘀青、紅腫。不過對於上述說法,警方卻否認,稱其未進屋內。

宋母和宋海表示,醫院說,宋揚的法醫鑑定結果起碼要等三到五個月。二人目前租住在酒店,也將聯繫律師諮詢相關事宜。法拉盛社區守望互助隊隊長朱立創表示,將協助宋家人討說法。他說,40路的按摩女身世可憐,常遭到不良少年和少女的欺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ZN747

GMT-5, 2018-1-20 11:42 , Processed in 0.06730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